巅峰赛道 | Ruuner on Everest Track

2022.3.8 第43期 作者:宋传杰

先上图(请横屏阅图)。

2016年9月,我第三次到达珠峰北坡大本营。

这却是我第一次有充足的时间可以等待光线,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细细观察,可以慢慢在周围边溜达边欣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边观察光影的变化。

同行的友人大都在忍受比较严重的高反,只有我自己适当放慢脚步,在乱石中慢慢寻找观赏珠峰日照金山的角度和位置。

离日落还有些时间。

看周围的云的情况,预计今天的日照金山不会有很大的奇迹出现。

不少不知来自何方的驴友、影友已经没大有信心了,只有几架无人机还在空中忙活着。

我也乐得并无太多奢望和牵挂,就慢慢等待着寻找着。

然而随着日落,沿着章子峰顶的方向望过去,珠峰北坡一道断崖形成的阴影,给我留下了一幕奇迹。

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位跑者,进而慢慢地,跑者的脚下渐渐地生出一条「跑道」来(见下图)。就像是一位神灵,留在这世间的一个侧影。

到12:26GMT,这条「跑道」逐步成型了。

从这时起,眼睛几乎就没有离开取景窗,当然,快门也一直在咔啦。

12:28GMT,「巅峰跑道」妥妥地撑托起这位终年奔跑在珠穆朗玛峰上的跑者。

Perfect!

Amazing!

Unbelievable!

这是世界上最高海拔的赛道吗?

我想,应该是的。因为我没有见到更高的。Baidu、Google里也没有。

100%的巅峰赛道。

不过,只有这位终年在世界第一高峰上奔走不息的跑者,才有资格享用这千载难逢的巅峰赛道。

这位跑者,在珠峰之上跨越了千年的风雪,只要日落时分阳光能穿过云层,TA就会被看到,不知道曾被多少游人看到过、记录过,但一定是孤独地日复一日地信歩在这世界屋脊上。

此时此刻,鬼斧神工,太阳公公和云彩姑姑以日光云影神赐给TA一条巅峰赛道……

拥有这条巅峰赛道、在这条巅峰赛道上或奔跑、或信步,足以胜过8848枚Olympic奖牌。

赛事没有实况转播,也没有观众的呐喊,更没有终点线和鲜花,TA就只是在这世界上最高的高度上前进,孤独又坚定,简单又震撼,沉默又伟大。

当然,TA的身后,是否还有一位护法神,手持龙头禅杖,若隐若现地……任由您海阔天空地想象了。西藏是一片神秘的圣土地,一切皆有可能。

Nothing Is Impossible。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每一个国家,每天都在不同的赛道上前行。

3月4日是北京2022年冬残奥会的开幕日。

残障人是人类一个特殊而庞大的群体,残奥会是这个特殊群体追逐梦想、逆风飞扬的契机,是展示自我、超越自我、成就自我的舞台,残奥运动员在奥林匹克的旗帜下,让生命之光尽情绽放,实现自己的梦想。

赛道有高低。

追求无极限。

有人问,TA是在奔跑吗?

嗯,也许,TA是在7000米以上的云端,自信地在珠峰北坡的峭壁上,正在闲庭信步呢。

前无领先、后无追赶,闲庭信步有何妨?

无论是赛跑、还是信步,TA都是在属于自己的道路上前进,并未在乎是否有着众人仰慕的目光。

是啊,如同这位巅峰赛道上的跑者一样,做受人尊重的人、做受大众尊重的群体、做受世界尊重的国家,才是正道,才是王道,才是天道。

你问那个晚上的日照金山?

确实不咋样。

但,「跑者」虽常在、「赛道」却难寻 —— 一条《巅峰赛道 | Ruuner on Everest Track》,对一个捕捉光影的人来说,足矣。

BTW,下午日落时分,「跑者」就显真容,但「赛道」就得看运气了,说千载难逢可能有点太绝对,但不妨多去试试运气,功夫会不负有心人的。

这就是Waiting for the Light的魅力所在。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金融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省级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喜将“所见、所闻、所思”磋为文字,先后在微信公众号《宋老随笔》和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山东专栏《老宋漫语》播文至今,以飨读者。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山东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获取精彩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往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