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了个新词,Nasty Visit

2022.8.4 第56期 作者:宋传杰

有些飞禽,听名字就不是很令人舒服,比如:猫头鹰。

不仅是名字,而且其昼伏夜出的习性,好像就不如昼行夜伏那么自然。

如果有机会观察一下,可能它们也有比较有趣的一面。

你看,当它知道你在不远处静观它时,它也会故意露个萌。

有点意思。

问了一下度娘,它叫红角鸮(学名:Otus sunia),是鸱鸮科、角鸮属的猫头鹰,是《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2021年2月5日)二级保护动物。

红角鸮是小型猛禽,是留鸟。除繁殖期成对活动外,通常单独活动。夜行性,白天多躲藏在树上浓密的枝叶丛间,靠在树干上或洞里。单独栖息,有时成小群栖息,靠保护色取得安全。晚上才开始活动和鸣叫,夜间出来捕食。

眼睛贼亮。

人找它挺困难,它找人很容易。伪装藏着,稍微一动,它就会发现,嗖飞走了。是不是与眼睛贼亮有关系?不懂。

不过,只有听觉、视觉、或其他感官灵敏,才能在黑暗中明辨环境和方向,才能昼伏夜行。像我这种夜盲的人,晚上没有灯光时一般不大敢活动。

这几天,有个词很热门,「窜访」。

谷歌翻译很讲政治,「窜访」直接翻译成Visit。真逗。屁股决定脑袋啊!

还是Trump给死对头一个好词,Nasty,所以,用「Nasty Visit」比较「信+达+雅」。

与Nasty相对应,这只红角鸮的萌态就可以叫Naughty Otus Sinia。

不过,比红角鸮更Naughty的是今天不少人因为打赌、愿赌服输,在大街上裸跑。

有些事,不明白内在的逻辑、只根据表面现象做判断,很容易产生误判。都是成年人了,如此轻率,实在是不应该,既有损自己的形象、又伤风化,说不定会被警察叔叔喊去问话笔录。

不过,比裸跑更有意义的是,某首善大咖可能需要捐出90%的家产、某名男向一老女人跪求婚……

看过昨日我写的《在肖邦夜曲中......》,你是会问我怎如此淡定吗?

我只能嘿嘿一笑,不淡定、我还能怎么样?不淡定、我又能怎么样?无论我怎么样,既不会影响大局、也不会影响小局,只会影响我自己。

何必非要与自己过不去呢?有时间、有精力,不如直接走到最最基层的地方,去看看民众的日常、去感受一下国家肌体的「毛细血管」。

不能忘了今天是中华月历的七月七。

夫人上午出门约会去了。有人约,是好事。不过,下午我才想起今天是七夕。没办法,只能在家码字了。

今天不能继续过「七月七」的是北大与一位知名女教授,他们昨日「一方提出辞职、另一方终止其聘用合同」,他们一拍即分了。@砺石商业评论 评价她说,这叫「德不配位、必遭其殃」。

Happy Chinese Valentine‘s Day。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金融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省级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喜将“所见、所闻、所思”磋为文字,先后在微信公众号《宋老随笔》和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山东专栏《老宋漫语》播文至今,以飨读者。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山东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获取精彩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往期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