规则是一只看不见的手

2020.4.28 第18期 作者:宋传杰

何为「看不见的手」?

度娘说:“看不见的手”是一个隐喻,亚当·斯密(Adam Smith)用来描述这样一种原理:于个人行为的非故意的结果,一种能产生善果的社会秩序出现了。

通俗地说,在经济学中,“看得见的手”是指政府的宏观调控(市场出问题时,政府出手,总有点强制色彩,容易觉察到,所以说看得见);“看不见的手”是指市场经济体制度(此时政府充当守夜人角色,市场静悄悄地发挥配置资源的长处,所以说看不见,背后主谋是价值规律)。

干涩的理论语言,往往看上去很虚幻。啥有形啊、啥无形啊,很不直观。

今天,我想尝试一下理论联系实际。就以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为例吧。

战“疫”以来,高速公路施行免费政策,这让广大驾驶员都很高兴——高速公路公司可是放弃了大批真金白银呢。

以往心疼通行费的车主们,都纷纷舍弃了国道、省道,改走高速公路了!众所周知,在高速上行驶,是不能随性在路边停车的,否则,扣6分、罚300元。

于是,服务区就成了人与车辆休息调整的唯一去处(特殊情况除外)。停次车不容易,除了放松膀胱之外,总要干点什么才好。所以,停车往往伴随着吃饭、加油、购物等消费行为。

一旦出现了常规性消费,经济学中的两只手就该出现了。

“看得见的手”可以是:服务区选址、市场化定位、差异化定价、铺面承租成本、营业行政许可等等相关决策。

而“看不见的手”呢,应该是服务区里提供的商品和服务的多样性、司乘驾乘需求满足度、品质、性价比等等。

“看得见的手”出手不能过于频繁,比如:地址不能朝秦暮楚;租金不能朝三暮四;定价差异性也不能朝令夕改……

所以,“看不见的手”就成为了服务区“引流”的主要“法宝”

高速公路服务区设置的初衷是为了满足过往车辆和司乘驾乘人员的休息、方便、补充给养。与停车伴生的消费行为,让服务区get到了盈利点。通盘看来,政府、经营者和消费者各取所需,实现共赢。

然而,但凡有市场,就会有竞争。尤其是服务区的密度很高,基本上每隔几十公里就会有一个。而每一辆车也不可能“逢区就进”,一般会跑个二三百公里才进一次服务区。因此,我们可以想象一下,一辆车进了某个服务区,就大概率与前后相邻的几个服务区无缘了。如果沿着这个思路继续下去,不言而喻,就能想到,服务区的经营者也会想办法引流车辆。

大巴司机是服务区的VIP或座上宾,无论车上的乘客怎么想,司机喜欢停靠哪个服务区休息一下,那绝对是人家的权利。这都是公开的秘密,就不提它了。

当一段只有6.7KM长度的区间测速路段的中间,有一个服务区时,你就会感觉到有些奇葩。为什么?区间测速的本意是因为路况比较复杂,必须严控平均车速。按照常理推断,区间测速路段是不应该有出口的,否则就破坏了其功能设定。

如果在区间测速的路段中间,有一个服务区,虽然不是高速公路的出口,但对测速来说,无异于一个出口。您说,这样的区间测速,对于限速的目的来说,还有什么用呢?

只要您走过G3京台高速济南至枣庄这一段,无论是北向南(济南—>枣庄)行使还是南向北(枣庄—>济南)行驶,都会在同一个路段上遇到这个比较有新意、有创意的区间测速路段。

(图文无关,威尼斯人官网来自网络)

如果说这段路北向南行驶(下行)算是慢下坡路况,设置区间限速+区间卡口限速,也还勉强说得过去;而南向北行驶(上行)则是慢爬坡,120KM/h的限速路段的区间测速,目的是什么?

如果就是为了控制慢下坡的车速,那这样的慢下坡路段绝对不止只有这7KM,要比7KM长的多。

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这是一只看不见的手,在为刚好坐落在区间测速路段中间的服务区引流。

驾驶员看到区间测速,无论是否超速,都会下意识地限速,当看到有服务区时,难免会感到幸福来的太突然,不自觉的就进入服务区了短暂调整后就会进去喝点水、吃点东西、解解手……再上路后可能就不用顾忌区间超速与否了,有的甚至还会想把服务区消磨的时间用速度找回来,最多就是在区间测速的卡口上控一下车速。若真这样,区间测速的措施不要也罢?当然,我们在此不是讨论区间测速的必要性。

区间测速,是维护道路交通秩序、保障过往车辆行驶安全的措施和手段,是显规则、不是潜规则。

但是,一旦附加了“限速+安全”以外的效能,难免会让人们认为是有其他意义的潜规则。

我想,说它是一个潜规则并不为过,说这个潜规则是一只看不见的手,更不为过。 据我多次由此经过时的观察,这个服务区真的是司乘驾乘人丁兴旺。

另据小狐描述,济聊高速上有一段长度为“大几十公里”的区间测速,坐落其中的齐河服务区同样是车水马龙、熙熙攘攘。

讲真!必须说,这只“看不见的手”比那只“看不见的手”更有效!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金融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码字、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