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ing The Hump 年关

2021.2.18 第30期 作者:宋传杰

今天已经是辛丑年正月初七了。可以说,从时间维度上来说,年关已过。

在古代,有一种凶猛的怪物叫年(年别称夕、岁,远古时期民间神话传说中的恶兽),它散布在深山和茂密的森林中。它的外表凶猛,专吃鸟类和动物、鳞片和昆虫,一天换一次口味,从磕头虫一直吃到活人,让人谈起“年”而色变。

后来,人们慢慢地掌握了“年”活动的规律,它每隔三百六十五天窜到人群聚居的地方尝一次口鲜,而且出没的时间都是在天黑以后,等到鸡鸣破晓,它便返回到山林中去了。算准了“年”肆虐的日期,百姓们便把这可怕的一夜视为关口来熬,称作“年关”,并且想出了一整套过年关的办法:

每天晚上,每个家庭都提前准备晚餐,熄灭炉子,然后关紧鸡圈和牛栏,关上正门和后门,躲在屋里吃“年夜饭”,因为这顿晚餐具有凶吉未卜的意味,所以置办得很丰盛。

除了家庭聚餐以表达和谐与团聚,还必须在吃饭前祭祀祖先,为祖先的神祈祷,安全过夜。饭后,没有人敢睡觉,大家坐在一起,壮着胆子聊天,这逐渐形成了除夕夜守岁的习惯。

随着商业活动的出现,到农历年底,欠租、负债的人必须在这时清偿债务,过年像过关一样,所以称为年关。讲究诚信的人家,往往有「过年不欠账」的习惯,赶在年前把外部的欠赊账结清。

生活中,还有件特别奇怪的事情,对部分年老体弱、尤其是病重的人来说,“年关”往往成了生死关,一旦熬过,身体往往会越来越好,也或许是因为过年时期天气往往寒冷,而过了“年关”天气转暖,春回大地,生命力也再次回归。

年纪小的时候,喜欢、非常喜欢过年。我的小时候,是1960年代后期,因为过年能有一身新衣服,过年前后的日子,家里的伙食也会好很多。上学后,春节前后有一段很长的假期,不用去学校,那时候的学校里连取暖的煤炉子都没有,手冻得疼。

到了年龄大一些,年前就要帮着大人做一些事情。从进入腊月,大人们就要操持过年的东西,非常辛劳。我小时候经常被安排做的事就是洗东西,有做酥锅的海带、藕。如果年前能从生产队里抓阄分到一份猪头或猪蹄子或猪内脏,洗刷的任务也是我的。露天,最多是烧一壶热水勾兑,手冻得红红的。可是等到年菜做好了,吃的时候,感到特别好吃,比弟弟妹妹们多吃一口也感到心安理得呢。

自己外地成家后、一直人到中年、再到现在的年过六旬,也更知道过年的不易,但终归没有过年关的感觉,直到2021年的牛年春节。

从猪年春节,就讨论下一个春节(即鼠年春节)时,大家庭一起在济南过节。可惜的是,庚子年春节前没有找到合适的大家庭聚会的场所,遂商议推迟到20辛丑年。2020年初疫情来后,大家都庆幸多亏没找到合适的场所,否则,说不定聚会后回家的路都不好走。但到了2020年四季度,却倍感今年聚会的挑战性和压力更大。散发疫情此起彼伏,各地果断坚决的「战役」防控模式,谁也说不准春节前后会有什么情况出现。

过了2021年元旦,就一直不知道春节大家庭能否团聚,更不敢想能否到济南团聚了。过了元旦不久,社区就发动居民填写《核酸检测预登记表》,看样子是为随时可能的全民核酸检测做准备。过了腊八,方感觉到疫情防控形势有了好转、防控的方式方法也有了优化,遂感觉计划了两年的大家庭团聚如期进行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这虽然不涉及到欠账还钱的问题,但真的像是一个「年关」,似是应了 「乾坤空落落,岁月去堂堂;末路惊风雨,穷边饱雪霜。命随年欲尽,身与世俱忘;无复屠苏梦,挑灯夜未央」。

其实,到了今天,「年关」的内涵已经丰富了许多,不光咱们有「年关」,外国人也有「年关」。当然,多数人的年关是这样的或类似这样的: 「九十老母身健安,贤惠妻子陪身边,儿媳孝敬不一般,孙子孙女跑地欢,一儿两女挂心间,手机澳门威尼斯人网址能聊天,礼炮烟花加响鞭,天伦之乐过年关」。

全球新冠疫情已有1.1亿人确诊、240多万死亡,且尚未得到有效控制,世界各国人民的生命仍受到新冠病毒的威胁,继而导致经济社会发展停滞。

比如:美国已经有2830多万确诊病例、累计死亡已经逼近50万。

有些「年关」,值得同情、也必须同情。

比如:庚子年腊月二十九,一位曾经的名记发朋友圈,为快递小哥打Call:只为生计、仍在苦苦奔波,电动车撞坏了......谁不是人子、谁不是人父?但愿身为普通众生的你我平安无恙。

又比如:虽然商超里、便利店里、甚至是街头小贩的苹果价格都高的离谱了,但依然有果农的苹果堆在家里,销售不出去,年关难过,29.9元10斤包邮,寻求销路。

再比如:武汉People被去年的封城搞怕了,春节前的山姆店里出现了未曾有过的拥挤购物人流,花卉也现了菊花清香“洛阳纸贵”的情形。

有些「年关」,自作自受,就让他们敢做敢当吧,「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比如:1月5日,赖X民被宣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1月29日上午,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对赖小民执行了死刑。贪腐没有免死牌,赖X民的庚子年关就没有过得去。

又比如:某县级市的一、二把手因为迟报矿难事故30小时,虽早已被就地免职,但未来还是个大大的未知数。庚子也是TA俩的年关。而笔者话音未落,就在写这篇随笔的时候,听闻某地又发生了矿难事故,距离上次矿难事故仅仅月余。初六一大早,胶东某县级市的矿企发生火灾事故导致6人死亡。不久前的特大型事故尚未了结,真像按下葫芦浮起瓢。

再比如:纪委监委一直以其特有的节奏打老虎拍苍蝇,庚子年的最后几天,依然有龚道安落马,这位局长的「年关」确实在年关时来临。

有些「年关」,是责任、是担当。

比如:有的SOE要求员工最迟1月31日报批春节假期出京申请,但1月20日平度有1例、不符合14天内无病例要求,想回山东过节的,只能是夫与妻+孩子+老人各据一方,虽然高铁不过是2个小时的车程。

又比如:公安、交警、消防、电信服务、交通运输、新闻媒体等行业的干部职工,越是在年关前后越是紧张,有很多的家庭的年夜饭,总会缺少一位或几位在一线当班的家庭成员。这些年,还又多了一个特殊的行业,好像叫CAC、还是叫Net Supervisor来?越是岁月静好的日子、他们越是忙。

有些「年关」,无语。

比如:我们早就习以为常、并大为受益的字幕大片也在庚子年的小年迎来了寿终正寝。为什么?理由很正式,且有澳门威尼斯人网址有真相。

有些「年关」,是时代的悲哀。

比如:年关将至,圈子里好几个创业公司的创始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这得有多么绝望啊,十月份时其中的一位TA还笑谈“开始卖房子为员工发工资”。

又比如:在幼儿园里坠楼的幼童亲属,还没有等到一个正式的处理结果,可以说,他们的时间坐标依然还在年关的那边。

再比如:为了6K的货款,6+1个人的生命时钟就永远停在了庚子年,如果1+1条命还有缘由的话,那5人纯属无辜。这些年,虽然工程款拖欠引发的恶性事件大幅减少,但愿这6+1条活生生人命的代价能真被引以为戒。

有些「年关」,真的是无奈。

比如:虽然被家里逼婚的情形少了很多,但依然有人为没有男盆友或女盆友带着回家而有了过「年关」的感觉,尤其是在春节假期里遇上2月14日Valentine's Day。

有些「年关」,是命、是天意。

比如:到农村看一下,春节前老年人仙逝的比较多。其实,家有长者是个宝,过年(虽不是过生日)就能长岁,哪怕是老年人身体不好,但大家都希望能熬过年、再长一岁。愿望很好,但往往事与愿违。

即使不是到了元旦或春节前,还有些典型的「年关」平时也是长伴左右。

社会和公共管理面临新挑战。某地今年异常的「火」爆。先从中心城市烧起,接连不断的几场大火,幸好人员伤亡不大,但后来发生在某地社区作坊内的火灾,就一口气生吞了七条人命;在某地级市内接连发生的特大型、大型安全生产事故,似乎也都与火有关......

回顾这一个月关于某地级市有关的新闻报道,会发现该县级市、镇两级领导,分别于2021年1月14日和16日,各重点领域和行业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然后事故还是发生了,那么之前的检查怎么做的,怎么落实的,是不是值得我们追问和反思一下。

说句难听的实话,如果不解决干部队伍中越来越重的形式主义、浮躁风气、官僚主义作风,「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做好安全生产,全力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的重要部署只不过是一纸空文,首长们就会天天都像过年关,而那些劳动者则更惨——过的是鬼门关。

实体经济过年关,尤其是今年。华夏时报报道,在北京某商场内,儿童托马斯小火车已经缺乏乘客很久了——单次20元的儿童小火车,原本是商场内最一本万利的项目,但随着疫情的反复,家长们日趋谨慎,人群聚集的儿童游乐中心,受到了最严重的冲击。某公园里,儿童滑雪乐园大门紧锁。人工雪原本已经制造好,滑雪道也已经铺设完毕,前期准备基本完成,但遭遇疫情的反复后,滑雪乐园被迫关闭,损失惨重。

新闻主播说:2021年,过年先过防疫关。

中国人的春节,有时也是外国人的年关。信不信?

你看,ex-President Trump也在经受国会的定罪审查和二次弹劾。虽然最后免于被定罪,但在参议院投票之前也并不轻松。

你看,Biden就职是1月20日。上任后,就忙着与各国领导人打电话、忙着修补上一任留下的残局。其实,他最该修补的就是Sino-US关系了。可是,老大主动找老二说事,面子上就过不去了;迟迟不尽快修补关系,选民不满意。

年关,要过;

每一天,都要过;

每一天都过好,

就会easily过年关,

或者说,就没有难过的年关。

宋传杰

宋传杰,资深金融IT工程师,昵称coolbuddy,爱码字的理工男。SEI学士、SPU硕士,CEIBS硕士,SUNY@SB AIMP文凭。九三学社社员(2002~2017年期间任省级组织领导班子成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20年(其中后15年为常委)。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中央直接联系的高级专家。『益农融商●公益扶贫』项目首席顾问。爱好“探知、读书、码字、徒步、拍照”,乐享“饮食、茶、咖啡”。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山东 官方微信

微信扫描二维码
每天获取精彩澳门威尼斯人棋牌

往期推荐